荔枝视频app白天不能看吗

真的是恰好。

“老大就跟戴了一顶橘子皮帽子似的。”

赵律正又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

“特别喜感。”

……

张博抓抓自己的头发。

事已至此……

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不知道哪个乱丢垃圾的家伙……”

张博皱起眉头。

“竟然把橘子皮丢树上了。”

“太没素质了。”

清新甜美少女丛林许愿唯美动人写真照

“还有……”

“也太奇葩了吧?”

一般人就算暂时找不到垃圾桶也是随便丢地上了。

谁还会特意丢到树上?

是不想被人发现吗?

张博抽了抽眼角。

丢的那个人大概也没有想到橘子皮会掉下来,还那么巧的“殃及”了他这个池鱼。

……

“哈哈~”

诸葛云大笑。

“老大,运气不错啊。”

张博翻了一个白眼。

“你说那么多个人走过去,怎么就那么巧的掉到了你的头上?”

诸葛云有些乐不可支。

赵律正清咳了几声,“没错。”

“那块橘子皮已经干掉了。”

“应该是在树上好几天了。”

这么多天,就算没有几十人,十几个人经过总是有的。

从这方面来说,张博的确是运气很“好”。

……

张博:……

他懒得跟这两个幸灾乐祸的家伙计较。

……

“尤其刚才还有其他人看到了。”

赵律正擦了擦眼角。

眼泪水都笑出来了。

“大家都笑了。”

……

“……还不是你笑得最大声?”

张博怀疑自己头上掉了一块橘子皮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你的笑点也太低了。”

“不是,老大,主要是配上你当时的表情……”

赵律正为自己辩解。

“我一下子没绷住。”

结果他一笑,别上的人也都笑出来了。

现场就变成了一片笑声的海洋。

……

“好了,你们笑也笑了。”

张博无奈,“这件事到此为止。”

“后面不准再提了。”

“到底是谁扔的橘子皮……”

张博低声嘟哝。

要是被他知道了,他非得跟对方好好说道说道不可。

……

萧骁垂眼摸了摸小白狐的脑袋。

他想,他也许知道是谁丢的橘子皮。

“……真是巧……”

……

“什么?”

张博隐约听见了萧骁说了一句什么。

“我说太巧了。”

萧骁笑笑。

“可不是?”

张博自己也觉得巧。

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

秋天到了,枫叶红了。

为了避开人群,萧骁挑了一个不上课的工作日来到了香山。

一为赏枫。

二为拜友。

……

拾阶而上,目之所及尽是一片枫林尽染。

清晨的空气尚未亮透。

几缕晨曦隐隐绰绰。

更显得下方的枫林红得明艳,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

……

“啡啡~”

腓腓睁大了眼睛。

银蓝色的瞳色被红色浸染。

流光溢彩。

即使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片枫林。

但美丽的事物不管看几遍……仍旧这般的让人还有妖怪惊艳。

……

“很漂亮,是不是?”

萧骁微笑。

他慢慢走进枫林。

此时时候尚早,又不是休息日。

因此游客很少。

他走了几步,周边便只剩下他一人了。

……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萧骁眉眼弯弯,“鴒鴢。”

……

红色的妖怪垂眼看向唤它的人类。

长长的尾巴微微晃动。

“今天什么风啊?”

妖怪懒懒的道。

带着奇特韵律的咬文嚼字有着特别的感觉。

……

“枫叶红了。”

萧骁答的直白。

鴒鴢翻了一个白眼。

“你这人真是不会说话。”

……

萧骁眼里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我拿了饼干来,要吃吗?”

……

萧骁任自己被鴒鴢的尾巴卷住,然后带到了树上。

他打开饼干盒。

“是曲奇。”

他把盒子往边上移了移。

……

“咔嚓咔嚓~”

鴒鴢很快就吃完了一块曲奇。

……

“好吃吗?”

萧骁侧脸,嘴角微微翘起。

……

“还可以。”

“咔嚓咔嚓~”

鴒一块接一块的吃着曲奇。

……

萧骁转头看向前方。

树上的景色与树下的景色截然不同。

高处远眺,更加广阔的视野让人心情舒畅。

天空很近。

似乎一伸手就能抓住阳光一样。

……

“看在你还知道给我带礼物过来的份上……”

解决完曲奇后,鴒鴢又恢复了懒洋洋的状态。

“我给说件有趣的事吧。”

……

“有趣的事?”

萧骁收回远眺的视线,转头看向了鴒鴢。

“至少我觉得挺有趣的。”

鴒鴢的语气透出几分轻快。

彰显着它此时愉悦的心情。

就是不知道这份愉悦的心情是因为想起了它口中所言的有趣的事情?

还是刚才解决完了一盒曲奇的原因。

“人类真的很有趣。”

……

萧骁微挑眉梢。

总觉得妖怪口中有趣的事情也许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了。

……

“那天……就是几天前……”

鴒注意到走过树下的一对情侣。

“像他们一样,是一男一女。”

……

萧骁低头看去。

是一对情侣吗?

……

“他们的争执声吵到了我……”

虽然香山一到了秋天就游客激增。

人声喧哗。

它也是习惯了一年这个时候的热闹。

但是,吵架总归是不一样的。

……

鴒有些不高兴的飞了过去。

一大早的来这里吵架,人类也真的是很闲呢。

……

“……够了!”

男生抓狂的大叫。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们分手了!”

“我们没有关系了!”

“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也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我不想再见到你!”

穿着连帽卫衣的男生烦躁的扯着自己的衣服。

“算我求求你了!”

“放过我吧!”

男生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女生。

……

鴒鴢落在男生身边枫树的枝头。

男生的话让它的面上流露出了几分的饶有趣味。

它看向男生对面。

那是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生。

长发及腰,更显温婉可人。

发上一个猫爪发卡,让女生又有了几分可爱娇俏。

……

女生双手紧握,面色苍白。

“……不是……”

“什么不是?”

男生有些粗暴的打断女生的话。

“你敢说你没有跟踪我?”

“不。”

“你是没有跟踪我。”

不待女生的表情发生变化,男生接下去的话让她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