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作品在线观看

夏心念端了牛奶喝了一口,感觉有一双凌厉的眸光阴沉沉的盯着自己。

她假装没看见,拿了儿子刷好酱的面包咬下一口,这才示威一般的微仰着下巴,和男人那不怀好意的目光相触。

夏心念并不惧畏季慕城那凌厉冰寒的眼睛,她觉的自己有底气跟他对抗。

儿子是她生下的,也是她养大的,凭什么还要让她服软啊?

季慕城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如此胆识,面对他时,还一副骄傲不败的样子。

很好,他会让这个女人偿偿什么叫挫败的滋味。

“妈咪,和爹地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眉来眼去的?羞羞脸!”小家伙看不懂两个人眼神中的交锋,把他们这大眼瞪小眼的画面当成了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立即不满的啃着小面包,嘟嚷着抱怨。

眉来眼去?

不不不,儿子一定误会了什么。

她分明是在争取一席之地啊。

季慕城性感好看的薄唇却微微上跷,然后奖励般的摸摸儿子的刘海:“爹地长的帅,就让妈咪花痴一下吧!”

夏心念喝到嘴边的牛奶直接喷了。

软萌吉他女孩像极奶茶妹妹轻盈唯美

她这动作太突然,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都转向了她。

夏心念赶紧拿纸巾把桌面擦干净,一边擦一边对儿子命令:“别看,快吃!”

季慕城看着女人的样子,眸色瞬间深沉了起来,眸底流动着晦暗不明的光芒。

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吗?

她嘴角还沾着牛奶,她这副模样竟该死的勾人心魂,季慕城发觉,自己还是败了。

面对着她喷奶这种可笑的事情,他竟然起了身体反映,他恶恨恨的磨了磨牙。

自从五年前他把这个女人给睡了之后,身体就出现了故障,就像一座活的火山,突然宣布沉寂,这五年来,一次都没有喷发过,他看了不少的医生,都说他身体没问题,他也找了几个女人试过,人家连衣服没脱,他就反感的直接赶人。

可就在刚才,他埋藏在身体里的那座火山,醒了,竟然在眨眼睛有喷发的迹像。

“爹地!”一张小手伸过来,在他的眼前晃荡着,紧接着,传来儿子调趣的笑声:“爹地,是不是也对妈咪犯花痴啦?”

夏心念这才抬起头,目光含怒的瞪着他。

季慕城这才猛的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失态如斯。

该死的女人!

男人放在桌面上的大掌慕然的攥紧,咬根紧咬了两下,原来,问题出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他重重的拿杯子喝了一口水,把身体里骤然醒过来的那座火山暂时性的压了下去。

其实,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有过反映了,而且还非常的强烈。

但因为昨天晚上一切都太突然,他没有往深处去想。

直到现在,季慕城才终于发现,自己身体上的毛病是外因。

而这个女人,显然就是治疗的良药。

夏心念发觉这个男人死死的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她顿时没有了胃口,拿纸巾擦了一下嘴角,站起来,又弯腰对儿子说道:“妈咪要上班了,听爹地的话!”

“妈咪再见!”小家伙立即贴心的朝她挥挥小手。

夏心念安心的往大厅外走去。

想到那个男人刚才那要吃人的眼神,她不由的甩了甩长发,为什么她觉的这个男人越来越危险了?

夏舒然亲手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餐,她穿着清凉性感的睡衣,进了卧室。

“老公,起床啦,我亲手为做了早餐哦!”夏舒然伏到男人的怀里,用手指去逗他英俊的脸,这张脸,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男性魅力了,夏舒然爱极了。

“自己先吃,我没味口!”何嘉轩早就醒了,但他一直没起床,躺在床上,脑子里闪过的是另一抹清丽的身影。

这一次他去找夏心念见面,犹如惊鸿一瞥,她那优美气质就深刻在他脑海里了。

“怎么啦?生病啦?让我看看!”夏舒然体贴的伸手要去摸他的额头。

“没有!”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坐了起来:“今天公司事多,我先走一步了!”

何嘉轩直接进了浴室。

夏舒然呆怔的坐在床边,一双多疑的美眸不停的闪烁着。

女人的直觉是最可怕的,她觉的自从夏心念出现后,何嘉轩对她就没有那么热情了。

昨天晚上她缠着要,何嘉轩也是借工作累为由拒绝了她。

难道,真的是因为夏心念吗?

何嘉轩进了衣帽室,换了一套西装出来,夏舒然不死心的又缠上去:“老公,以前最爱吃我做的早餐了,今天不偿偿吗?满满的都是我的爱心哦!”

“不了,我去公司吃点吧,自己吃!”何嘉轩应付式的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就拿了车钥匙出门了。

夏舒然像雕塑一要在餐厅站了许久,旁边佣人看着这一幕,也都有些惊讶。

“少奶奶,要吃吗?”佣人见她大清早起来做的,肯定会吃掉吧。

“不吃,统统给我倒掉。”夏舒然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对着佣人大发一顿脾气后,就跑上了楼去。

夏舒然恨怨的盯着镜子,看着自己那张扭曲的脸,一点也没有美感了。

“何嘉轩,是不是后悔跟我结婚了?是不是又要对夏心念旧情复燃了,我不会让们得意的!”夏舒然怨气深重的咬牙。

原本,夏舒然也只是警告夏心念不要打扰她的幸福生活。

可现在看来,光是警告她,已经没用了。

她的出现,就已经打扰到她安宁平静的生活了。

“夏心念,有儿子的事情,何嘉轩还不知情呢!”夏舒然伸长着手,蓦然紧握,仿佛要将谁室息而死似的。

夏心念到了公司,刚一坐下,就有几个女人跑过来围着她。

“们干什么?”夏心念微微一笑,问道。

“心念姐,那个……我们就是打听一下,季慕城他有女朋友吗?”夏心念有儿子的事情,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所以,虽然她年纪才二十三岁,但比她小的都叫她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