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软件app动态

【 .】,精彩免费!

蓝悠悠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的美丽带着扎人的毒刺。

可这一刻在封行朗的身上,她却收敛起了自己所有的毒刺,呈现出来的除了柔情还是柔情。

女人柔情似水的吻,对于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来说,无疑是享受的。不仅仅是唇上的感觉,还有内心深处的。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男人同样渴望被女人爱。无论多么强大健硕的男人!

封行朗当然也不会例外。

在半睡半醒之中,他感觉有女人亲在了自己的唇上。很舒服的感觉。于是,他探手过来,猛的加深了这个吻,霸气的将自己的气息一股脑的吐进了女人的口中。

女人娇柔的呢喃一声,让男人舒骨的听觉享受。

但似乎味道不对!因为林雪落那个女人向来都不会主动的将她的舌尖胆大包天的探进他嘴巴里来;大部分的情况下,好除了躲避,就是哼哼卿卿的求饶。而不会像现在自己正吻着的女人这样,敢肆无忌惮的将她的气息顶进他的口中来!

在这种事情上,封行朗并不喜欢女人太过主动;他不太习惯被动的让女人亲吻自己。

于是,他睁开了半睡半醒着的眼眸,便看到怀里正紧紧偎依着他的女人,不是林雪落,而是蓝悠悠。胆子大到敢主动向他索吻的女人!

明明是一张美艳无比的脸庞,可落在封行朗的眼底,却是无尽的憎恶。因为从蓝悠悠的漂亮脸蛋上,封行朗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大哥封立昕那张被大火烧得面目狰狞的脸庞。

清纯少女的黑色森林风

大哥封立昕所有的痛楚,都是怀里的这个女人所赐的。封行朗又怎么可能对一个曾经惨烈伤害过他亲人的女人,有任何的情动呢?

于是,封行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蓝悠悠从陪护庥上给狠狠的推搡了下来。

蓝悠悠被男人毫无征兆的给推倒在了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呼哧一声,睡在门口折叠庥上的叶时年闻声跃起,警惕的厉吼一句:“谁?”

然后,他便看到陪护庥上的封行朗,和跌倒在地面上的蓝悠悠。两个人四目对峙着,谁都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盯视着对方。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对峙!

蓝悠悠并没有因为男人将她推搡在地面上而恼火,反而带着一种得逞后的傲慢笑意;封行朗则不同,他看向蓝悠悠时,满目都染着仇恨之意。似乎已经渗透进他的骨髓深处了。

封行朗从床头抽过一张纸巾,将自己唇上沾染到的女人口水擦拭而去,然后厌弃的丢在了地面上。每一步动作,都是对女人深深的厌恶。

蓝悠悠却笑了,一种很尖锐的笑声,就像铁质的利器击打在骨头上,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封行朗,明明刚刚很享受我的吻!之所以又将我的痕迹擦拭掉,大概只是因为哥吧!还真是个爱憎分明的男人!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了!”

蓝悠悠的话,总是这般的另类。她以为她的话有着一针见血的作用,可封行朗却不以为然的嗤声冷哼。

“蓝悠悠,我厌弃,并不简单的是因为的双手上沾满了我大哥的鲜血!还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憎恶感。因为我对蛇蝎心肠的女人,向来都没什么好感!”

“的吻,恶心到我了!”这最后一句话虽然简短,却急剧杀伤力。

蓝悠悠眼眸里仅存的希冀之光,也随之荡然无存。有的,只是满目的凄凉。

自己为这个男人失去了多少,蓝悠悠是知道的。但她从来就没想过要从封行朗的身上讨要回来。她唯一希冀的,就是男人能好好活下去,平安析活下去。

当然,如果能跟封行朗这个男人再续前缘,亦是蓝悠悠所毕生期望的。

可她也知道:她的身上背负着他大哥封立昕的血债。

她以为义父放弃了追杀封行朗的念头,便欢快的接受了去诱杀封立昕的任务。只听说封家的少爷被大火烧死了。消息闭塞的她以为是封行朗,却没想到是封立昕。让蓝悠悠更没想到的是,封立昕和封行朗竟然是兄弟俩。

正如封行朗所想的那样:蓝悠悠跟封立昕的确是无怨无仇。她只不过是想完美的完成任务,好让义父彻底打消追杀封行朗的念头。所以,在以色相诱封立昕时,她格外的认真。

她为这个叫封行朗的男人所做的这一切,并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感激。反而因为封立昕的事,他痛恨她入骨。

蓝悠悠深深的闭上了双眼,像个破布娃娃似的,悄无声息的坐在地面上。好像这个世界上正发生的一切,跟她俨然没有了任何关系。

因为她的世界早因为男人的谩骂和羞辱,已经荒凉成沙漠了。

蓝悠悠不奢望男人会感激她的所作所为,只求男人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就这么看着男人在岁月蹉跎中老去,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享受呢!

然,这个想法在蓝悠悠看到林雪落后,便荡然无存了。只有一个女人,才能激发起另一个女人强烈的占有欲。

在蓝悠悠看来,任何惦记着封行朗的女人,都该死!

叶时年有些尴尬,不知道应不应该打断这一躺一坐两个人的僵化对峙和冷嘲热讽。

“那个朗哥,您早餐想吃点儿啥?”最终,叶时年选择了用这么一个朴实又俗套的话题,打断了封行朗和蓝悠悠的锋芒相对。

“老子想吃了!”封行朗不爽的厉声低嘶。

“朗哥,想吃我啊?那我……先去洗洗?”

一句很冷的冷笑话。并不好笑。叶时年只不过是想转移开封行朗的注意力,好让蓝悠悠能够脱身。

“那就滚出去洗干净点儿!记得把那条多余的舌头给割掉!”封行朗狠声道。

“……”叶时年捂着自己的嘴巴逃离了。

而蓝悠悠也自行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像个提线木偶似的躺回了病庥上。

“给我买的卫生巾?”感觉到某处的柔软,蓝悠悠突然侧过头来问道。

刚才还死气一般的小脸上,此时此刻却荡漾着明媚如晨曦的微笑。相比较之下,蓝悠悠更愿意去相信:自己身上的衣服,以及小裤上的卫生巾,应该都是封行朗给换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