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漂亮的女同事

齐鹜飞警觉地把刚刚起卦用的荆棘条打乱,然后朝四外张望。

然而此时,那危险的气息似乎又消失了。

他再次思考起刚才的卦象来。

本卦“大过”卦,排在易经第二十八卦。

二阴包四阳,这一卦本就不吉,但结合当前的事情,却又似在鼓励齐鹜飞前进。

然而变卦过于凶险,实在教人难以放心。

“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困于石,这句很好理解,符合这里的地形地貌。

蒺藜带刺,伏于地,预示着危险可能在脚下,且隐藏于普通事物中不易发现。

入于其宫,不见其妻,这两句就不好理解了。

宫,是对应花面狸藏身的洞穴?还是指别的什么?

其妻又指谁?

一娜清甜蓝色妖姬

齐鹜飞忽然担心起小狐狸来。

不会是小狐狸出了危险吧?

得赶紧吧她叫回来。

为了一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花面狸,把自家山上的小狐狸搭进去可不划算。

端木薇问他:“怎么样,算出什么来没有?”

齐鹜飞问道:“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宫殿之类的。”

“宫殿?那就只有纳兰城的旧皇宫了,这大山里哪来的宫殿?”端木薇说,“你到底算出什么来了?”

齐鹜飞说:“此行凶险,可能会被困在山里,要当心脚下的蒺藜,另外,你知不知道麒麟山有没有和宫殿有关的地方。”

“宫殿?”端木薇想了想,“獬豸洞算不算?”

齐鹜飞说:“獬豸洞是个洞啊!”

端木薇说:“獬豸洞以前是赛太岁的洞府,赛太岁是妖王,那可不就是王宫么?再说,你忘了金圣宫娘娘了?金圣宫娘娘在赛太岁的洞府里住过三年。”

齐鹜飞摇头道:“我看过地图,獬豸洞在山的另一边,和我们相距甚远,而且那里是景区公园,游客很多。”

端木薇说:“景区那个獬豸洞是后来建的,不是真正的獬豸洞。”

齐鹜飞奇道:“那真正的獬豸洞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端木薇说,“听家里长辈说起过,当年齐天大圣大战赛太岁,救出金圣宫娘娘以后,就把一金箍棒把獬豸洞毁了。”

齐鹜飞心头一动,这倒是和卦象对应上了一部分。

妖怪选择洞府和人类不一样。

人入山修仙,会尽量选择山的高处,以沐浴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妖怪却喜欢在山涧深处,阴气浓郁之地,一来可以借阴气滋养妖丹,二来也是躲避仙人视线。

赛太岁在麒麟山的洞府必然是在地势低洼的地方,被孙悟空捣毁后可不是成了地宫了吗!

而且洞府埋在山体内,必然梁断柱歪,岌岌可危,也符合“栋桡”之象。

难道花面狸的巢穴,就在獬豸洞内?

齐鹜飞似乎明白端木家族参与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了。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这个卦象里的“凶”恐怕不是花面狸那么简单。

城隍司、端木家族,加上仙盾局,现在的麒麟山不说草木皆兵,也算得上高手林立了。

一只三尾花面狸翻不起什么风浪。

那么凶在何处?

齐鹜飞疑惑不解。

“端木小姐,你们家族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问道。

“当然是为了抓花面狸。”端木薇说。

齐鹜飞神色一凌,道:“前方凶险难料,端木小姐,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我……我没有骗你!”

不知为什么,端木薇见到齐鹜飞严肃的样子,忽然有点心虚。

齐鹜飞道:“你们是要找赛太岁的宝藏吧?”

“你……你怎么知道?”

“我算出来的。”

“你真能算出来?”

端木薇有点将信将疑。

齐鹜飞说:“我还算出来,赛太岁的宝藏里,有金圣宫娘娘的遗物。”

端木薇轻“啊”了一声,道:“真的?”

齐鹜飞不说话了,开始整理刚才起卦用的荆棘条。

高人一般到这时候就会保持沉默,越沉默,别人就越觉得你是个高人。

果然,端木薇自己就忍不住了,问道:

“那你能算出来獬豸洞的位置吗?”

齐鹜飞说:“当然。”

端木薇兴奋地说:“那你带我去。”

齐鹜飞说:“那就要看你心诚不诚了。”

端木薇说:“我可以跟我父亲去说,宝藏分你一点。”

齐鹜飞脸一板,假装生气的样子:“我是那种贪财的人吗?”

端木薇脸一红,说:“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齐鹜飞又不说话了,收拾完了荆棘条,一声不吭地往前走了。

不管是大老板还是街头小贩,只要是生意,就要谈,就要欲擒故纵。

你盯着对手,对手就知道你急,价码就不会松口。

你一走,急的就是对手了。

宝藏啊,分我……一点?

一点就想打发我?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事也不是寻宝,得先把小狐狸找回来,不能让她陷入险境。

然后伺机而动,看看到底凶险在哪里,再决定是留下,还是跑路。

再多宝贝,也没有命值钱。

齐鹜飞一走,端木薇果然急了,说:“好嘛好嘛,你想要什么你说,我能答应你的就一定办到。”

齐鹜飞说:“你先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知道麒麟山宝藏的?”

端木薇说:“当年赛太岁掳走金圣宫娘娘时,不光掳走了人,还包括很多皇家珍宝。那三年里,赛太岁又搜罗天下奇珍想要讨好娘娘。孙悟空救走了娘娘,却没有搬走财宝,直接把洞府毁了。所以那些宝贝一定还在里面。”

“也许被当时的皇帝派人搬走了呢?”

“你别忘了,我们就是皇族后裔,而且是金圣宫娘娘的直系后裔,要不是为了娘娘的遗物,我们才不会兴师动众,那点世俗财帛,怎么会放在我们眼里!”

齐鹜飞心说,世俗财帛你们也许不动心,但修行宝物呢?

赛太岁可是观音坐骑金毛吼下界,它的洞府不会只有一件紫金铃的。

“那么,你们怎么知道花面狸就躲在獬豸洞里?”

端木薇说:“搜救队找到那个顾晓菲尸体的时候,在附近发现了一根金簪。当时我们没在意,后来经过鉴定,确定是旧时皇家遗物。”

齐鹜飞点点头,道:“所以你去虹谷县,就是为了查顾晓菲的死。”

“但还是被你抢先一步。”端木薇说,“你到底是怎么查到顾晓菲是死于花面狸之手的?”

齐鹜飞又找到一处锦鸡留下的爪印,然后一步跨过一道深沟,回头道:

“当然是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