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日本空姐伦理

♂? ,,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好奇怪啊!

怎么会有两个头呢?!

爸比的头,竟然和老师的头睡在一起?

才两岁的豆豆真的很好奇怪:为什么爸比会在老师的床上呢?

看着爸比和老师睡得都很香,豆豆也没有开声去打扰他们。

她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但这并不妨碍豆豆伸手去拉扯盖在爸比和老师身上的蚕丝被。

其实当时的豆豆只是出于好奇,并没有其它多余的想法。

因为房间里开着暖气,所以把被子扯开也不会冷的。

也许豆豆根本就没有考虑的床上的两个人会不会冷……

清纯美女郭南汐睡衣美图

当豆豆把床上本就垂下三分之一的轻薄蚕丝被扯掉时,竟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爸比和老师竟然都没有穿衣物耶!是一件都没有穿哦!连小裤裤都没有穿,更别说穿睡衣了!

“啊……豆豆?……怎么醒了啊?”

发出惊恐叫声的是水千浓。去捡被豆豆扯掉的蚕丝被,动作会太大也会露了风光,水千浓便聪明的翻过身,将自己的正面身体贴紧着床单。

这一惊叫,把白默也吵醒了。他眯开朦胧的睡眼,便看到豆豆惊讶万状的站在他的床边。

“豆豆,怎么醒了?是要嘘嘘么?爸比抱去嘘嘘!”

就在白默要起身迈腿下床时,这才惊诧的发现:自己竟然跟水千浓睡在同一张床上!

而且他跟水千浓都没有穿衣物。身上下,连半点儿布条得了没有!

白默实在记不得自己是怎么爬上了水千浓的床!更不记得自己有脫过自己身上的衣物!

以及脫去衣物之后,又跟水千浓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千浓,这怎么回事儿?”

“怎么没穿衣服啊?”白默皱眉问,“我身上的衣服呢?又是谁脫的?”

或许只有白默这样的另类,才会问如如此没头脑的问题来。

一个男人,赤身光体的出现在一个女人的床上,而且还不着半缕的相抱在一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发生了什么事已经很一目了然了好不好!

“爸比光溜溜……老师光溜溜……羞羞脸!”

豆豆捂着自己的小脸,调皮的哼声说着。才两岁的孩子,她根本不知道爸比究竟和老师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两个人都光溜溜,实在是难为情。

水千浓什么也没有作答白默,而是捡拾起凌乱丢在地板上的衣物,面红耳赤的朝洗手间冲了进去。

白默似乎这才明白了些什么!

昨天自己被袁朵朵刺激了之后,就去夜莊喝了点儿酒;还记得自己是开车回来的……再后来的事,自己就记不太清楚了。

不过按照惯例,他应该会回来公主房瞄一眼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

难道自己昨晚醉酒之际,一不小心就把水千浓给……给睡了?!

天呢,自己该不会真把水千浓给……给糟蹋了吧?!

“爸比,的裤裤。”

豆豆已经将散落在地板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捡起来丢在床上,“爸比,的衣衣。”

白默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光着。也不想一件件的穿了,便立刻捡起蚕丝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豆豆,来,爸比抱抱!”

白默伸了双臂时,小可爱却没有偎依过来,而是远远的躲开了。

或许是觉得不穿衣服的爸比,着实有点儿奇怪。

“老师……豆豆要嘘嘘!”

小家伙跑到洗手间门前,轻轻的拍打着被水千浓关上的门。

再出来时,水千浓身上的衣物已经穿好。

“豆豆要嘘嘘啊?那自己可不可以解决呢?”

水千浓的脸庞上已经褪去了刚刚的羞涩和慌张,恢复了她温柔又耐心的模样。

“豆豆可以的!”

才两岁大的豆豆和芽芽,已经被水千浓教得很好了。嘘嘘便便都能自己独立完成。

豆豆自己跑进去了洗手间;而水千浓就在门外等着。

不经意间朝白默这边看过来,便立刻羞意的低垂下了头。

白默漫不经心的穿着衣物。他到是没觉得有什么可难为情的。夜莊本就是胭脂水粉浓郁的地方,他已经习惯了时不时的香艳场面。

只是白默一直疑惑着:自己怎么就把水千浓给睡了呢?而且又是醉酒之际!

为什么要用‘又’呢?

……

今天的白公馆早餐餐桌上,可谓是热闹非凡。

三个叽叽喳喳的女娃娃,足够将气氛喧闹起来。

天气见寒,本不愿意出来的白老爷子,也趁这明媚的深秋之晨出来透气。

“立昕,行朗那边怎么样了?有需要白某相助的地方尽管开口,也让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尽点儿绵薄之力!”老爷子自谦的说道。

封立昕打趣说道:“老爷子,我都扰了您这么多天的清静了,也没觉得过意不去……瞧我是不是太实在了!”

“哈哈哈,就应该这样!跟行朗啊,我都当自己的孩子呢!”

白老爷子很喜欢封立昕的绅士风度。大度又得体。

一旁有一勺没一勺喝着海鲜粥的白默,似乎一直心不在焉着。

而今早的水千浓,也特别的安静。

“千浓,一会儿我们带着三个公主去银泰逛逛好不好?”莫冉冉提议道。

“啊?今天啊?今天可能不行……我还要教豆豆和芽芽英语口语呢!”

“那团团可不可以一起学啊?”

自从来白公馆之后,看到豆豆和芽芽一直自己拿叉子和勺子自己吃饭饭,团团也不撒娇的让papa封立昕和大冉冉喂自己了。

“老师讲的课,比我们幼稚园的老师有意思多了!”这小马屁拍的。

“可以啊!老师非常欢迎团团加入我们呢!”

“唉……”

可莫冉冉却长长的叹息一声,“也不知道雪落姐最近怎么样了!她肚子里还怀着小宝宝呢,却要平白无故的遭受这些罪!”

谁说不是呢!

怀第一个孩子时如此,这好不容易怀上了第二个孩子,亦是如此!沉寂了一会儿的豆豆,突然就脑洞大开的欢声起来……

Post navigation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