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下载污app在线观看

() 离开林朝龙的实验室,脱下隔离衣换回日常装束的两人坐在绿草茵茵的花园中喝茶,此次的参观让秦君卿对林朝龙拥有了信心,难怪楚沧海会将林朝龙视为生平劲敌,此人的确不简单,竟然能用现代科技模拟出三昧真火炼丹的环境。

只是依靠目前装备炼丹终究还是有上限,按照林朝龙所说,最多也就是炼出五品金丹。

秦君卿道:“什么时候能将丹药炼成?”

林朝龙道:“最迟不超过十天。”

秦君卿旁敲侧击道:“林总有没有听说过《通天经》?”

林朝龙道:“我第一次听说《通天经》还是从楚沧海的口中,他坚持认为这本书落在了我的手中,在他提起此事之前,我非但不知道《通天经》是什么,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秦君卿道:“我倒是有些了解,《大道丹经》和《通天经》都是上古秘籍,相比而言,后者更为神秘重要,我听说《通天经》内记载了九大灵墟秘境,这些秘境都是上古仙人修炼的秘府洞天,和我们的这个世界完不同,九大灵墟秘境就是九个独立的洞天福地,其中充满灵犀之气。”

“如此说来这些灵墟秘境岂不是修炼之人梦寐以求的宝地?”林朝龙从秦君卿想要的金丹已经能够断定她乃修道之人,对修道之人来说,一个合适的修炼之所比炼丹更加重要。

秦君卿点了点头:“楚沧海之所以怀疑《通天经》在你的手中,是因为当年神密局的向天行很可能将这两部秘籍交给了他的好友黄洗尘保管。”

她留意林朝龙的表情,此人的话不可信,可有件事她敢断定,林朝龙并非修道之人,从他的身上并未察觉到任何的灵犀之气,如果《通天经》也在他的手里,没理由不利用这两本书修炼问道。

林朝龙道:“难怪楚沧海处处针对于我,他认为我有半部《大道丹经》就断定《通天经》也在我的手中!”心中暗忖,秦君卿的半部《大道丹经》又是从何处所得?

秦君卿道:“你只需要帮我炼制金丹,楚沧海不足为虑!”

白色衣衣的静谧时光

张弛的真火炼体进展缓慢,炼内腑远比淬骨要困难得多,每次修炼过后都需要近三个小时方能平复内腑的痛楚,这种修炼更主要是对意志的一种考验。

从秦君卿那里得来的材料,足够张弛炼制三颗小还丹。

小还丹药理是从后天返还先天,可驱邪消毒,祛病强身,还可在短时间内恢复身体的元气,张大仙人准备秦君卿留下两颗小还丹交差,自己截留一颗作为辛苦费。

服下一颗小还丹后再行修炼内腑,虽然修炼时候的痛苦没有减轻,可是一旦修炼完成,恢复的速度明显加快,从刚开始接近三个小时的恢复期缩短为不到三分钟,炼制的小还丹如此灵验,张大仙人难免动起了歪心思,他决定再截胡一颗,给那六亲不认的老娘们一颗足矣,她若是问起就说炼丹有损耗,如果不满意让她以后另觅贤能。

秦君卿的态度虽然咄咄逼人,可谅她也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毕竟目前她还有求于自己,至少现在她找不到比自己更合适的炼丹人选。

开学临近,张弛也离开小屋返回了学校宿舍,开学前的几天也是学生会最为忙碌的时候,尤其是他所在的宿管部,张大仙人主要负责男生宿舍楼的卫生监督检查,为了减轻自身的工作压力,他把马达发展到了校学生会。

马达充分感受到朝中有人好做官的益处,本来跟着张弛后面巴结是想混进学院学生会,可没想到直接来了个大飞跃,张弛把他推荐进了校学生会宿管部。

马达虽然喜欢拍马屁,可在具体办事方面一点都不含糊,尤其是张弛给他委派的任务,这两天他把男生宿舍楼查了个遍,许多男生都认识了这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主儿。

有了马达这位得力助手,张大仙人就轻松了许多,毕竟查卫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悠闲自在地躺在宿舍里刷着新闻,居然在娱乐版的热搜上发现了萧九九,出于好奇点了进去,上周六《飞翔吧》正是萧九九担任主嘉宾的一期,她的表现非常优秀,因为这期综艺,她的热度迅速上升,再加上刚刚签了霍启良的电影,已经被冠以新任霍女郎的称号。

张弛平时不喜欢看电视,连萧九九的这期综艺都被他忽略了,看到新闻才想起这档子事儿,临时下了个腾讯视频看了一会儿,《飞翔吧》其实就是个明星斗智斗勇的竞技类节目,张大仙人看了一会儿就明白其实是找几个明星做游戏,出点洋相供大家乐呵呵,这种节目百分百有剧本。

因为这期节目是叶锦堂的锦城集团赞助,所以他打招呼之后,镜头重点照顾萧九九,萧九九的表现也非常争气,从弹幕就能够看出,百分之五十的弹幕都是关于萧九九的。

女神、太美了!

我的梦中情人!

我想带你回家!

笑得真好看……吧啦吧啦的一大片,把萧

九九的小脸都给挡上了。

张大仙人找了半天才找到关闭弹幕的地方,拖着进度条专挑萧九九的镜头看了一会儿,还别说,萧九九上镜比平时还好看,感觉是化了妆的缘故,在节目中穿得衣服又比较紧身,凸凹有致,张大仙人的手指头不经意就点在她胸上了,屏幕太小,一根手指头就把整个胸脯都给盖上了。

还好是视频,萧九九笑得还是那么甜,一点都不带生气的,没感觉当然不生气。

张弛拖着进度条又看了一会儿,打开弹幕看看评论,居然看到有人发了条香卤,琢磨了一下才明白意思,这看节目的什么鸟人都有,想想一帮死宅躺着口水捂着裤裆望着屏幕,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

张大仙人关上了乌七八糟的弹幕,莫名其妙生出了一种疏离感,怎么突然感觉自己和萧九九就离得有点远了呢?

本想着给萧九九打电话祝福一下,可想了想还是算了。

刚好马达回来了,向他汇报了一下卫生检查的情况,张弛让他别向自己汇报,回头直接去宿管部向马志红汇报。

马达在张弛对面坐下,从兜里摸出一颗牙齿化石递给了张弛:“哥,送你点东西。”

张弛拿过来一看,不是开明兽的牙齿,是颗狼牙化石。

马达道:“冰原狼牙齿的化石,都玉化了。”

张弛把化石往桌上一拍道:“说,又有什么事情?”

马达笑道:“没啥事,这不你介绍我进了校学生会,我特地感谢你的。”说完往前欠了欠身子:“哥,你知道不,神密局最近要开始选拔见习生了。”

张弛躺在床上懒洋洋道:“干我屁事啊,我才一年级。”

马达道:“主要是在我们委培班里选。”

张弛对这货的脉号得很准,知道他又想通过自己走秦绿竹的后门,马达说完他没接茬。

马达终于忍不住道:“要不,你再帮我跟辅导员说说。”

张弛道:“上次冬令营我帮你说了,可你刚到了那里就被人家给劫了,好好的冬令营就因为你黄了。”

马达分辩道:“金选阳也被劫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啊!”

“反正我是没脸给秦绿竹再说了。”

马达哭丧着脸道:“本来我入选肯定没有任何问题,可因为冬令营的事情,辅导员对我肯定有看法,搞不好我都已经上了黑名单,哥,您就再帮我一回,我以后再不向你提任何要求。”

张弛道:“神密局选见习生,秦绿竹说了也不算吧?”

马达道:“她是安崇光的助理,具体的事情都是她在负责,她只要点头就没问题。”

张弛道:“你对神密局很熟悉啊!”

马达道:“去帮过忙,现在还算不上神密局,就是一个筹备组,总共就安崇光和秦绿竹两人在负责,过去都说我们这些委培班的部能够进入神密局,现在又变了,据说我们班至少要被淘汰一半。”

张弛道:“众说纷纭,学院还说主要是淘汰我们新生呢。”

马达绕了一圈来到张弛身边坐下,叹了口气道:“我和金选阳都麻烦了,因为中州墟的事情,现在学院怀疑我们有问题。”

张弛知道他们有嫌疑,发生了那种事情,不被怀疑才怪,这件事他也和韩老太私下交流过,韩老太认为可能性不大,毕竟马达和金选阳都是第一次中州墟,以他们两人的能力应该干不出那么大的事情。

张弛安慰马达不用胡思乱想,答应帮他问问秦绿竹,至于马达能否上见习名单靠他自己的造化。

韩老太已经正式退出了学院,非但辞去了名誉院长的职务,甚至还退出了校委会。她过去的办公室如今也换了主人,陆百渊接受安崇光的委托暂时负责学院的管理工作。

开学第一天陆院士就阴沉着面孔站在学院大门前,几位老师一起迎接学生的到来。

表面上看是陆百渊取代了韩洛影,可陆百渊却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取得任何的胜利,学院已经无限期停止了虚拟系统教学,也就是说他的天影系统和生命场系统一样遭遇了弃用。

眼看着多年的心血被束之高阁,陆百渊心中当然不会好过。校委会让他来接替韩老太的位置,好像是一种安慰,他却知道这样的安排对自己并非好事。在学院体师生的眼中自己就是那个导致韩老太离开的罪魁祸首。

让陆百渊更为心寒的是楚沧海的态度,事实证明天影系统对楚沧海并不重要,他只是要通过天影系统打压商业对手林朝龙的目的,至于天影系统能否成功他并不在于,甚至他无所谓研发的投入是否会有回报。

应该是有回报的,在陆百渊带领团队研究天影系统的这些年,楚沧海也不是白白付出,他获得了最高授权,随时可以访问研发中心的最高机密,而现在他又另起炉灶,为秦子虚建起了一座实验室,还提出让自己把所有研发成果和

数据与秦子虚共享的要求。

陆百渊清楚自己被楚沧海利用了,学术在资本的面前如此苍白无力。他和韩洛影无疑都是竞争的失败者,韩洛影选择告别学院,而他变得更加可悲,明明和韩洛影一样失败,却被别人当成了胜利者,韩洛影的威望很高,这就会给许多师生造成是自己赶走了韩洛影的印象,陆百渊并不想背这口黑锅。

张弛和马达一前一后来到了学院,马达跟得很近,觍着脸,满脸的谦卑,整个学院都知道这货目前是张弛的死忠粉和跟班,马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两人向陆百渊鞠躬行礼:“院长好!”

陆百渊点了点头,脸上还是不苟言笑。相比陆百渊,系主任萧长源就和蔼了许多,向张弛笑道:“胖了啊!”

张大仙人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胖了?好不容易才减下来的,转向马达道:“我胖了?”

马达点了点头,张弛这个节过得非常滋润,脸明显圆了一圈。

张弛朝萧长源鞠了个躬,赶紧往学院里走,心中默默念,又该减肥了,光顾着真火炼体,最近损耗太大,吃得有点多,跟马达在操场分手,前往教室的途中,大胸妹甄秀波和大眼妹李晶晶一起追了上来:“班长!”

张弛放慢脚步,两人来到他的面前招呼道:“新年好!”

“都好都好!”

甄秀波道:“班长你胖了!”

张大仙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脸:“有吗?”看来是真胖了。

甄秀波点了点头。

张弛道:“又大了!”

甄秀波怒视他,刚开学就耍流氓吗?

张弛补充道:“李晶晶你眼睛又大了!”

李晶晶笑了起来,她当然清楚张弛说得不是自己。

张弛道:“米小白呢?”

甄秀波道:“听说生病了,请了半个月的病假。”

“什么病啊?”

“我怎么知道?她又不跟我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