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免费下载 - 百度

   ps:郑重其事的求一下月票。

   当吴六奇和他的兄弟吴标接到廖冬至派人捎去的口信,连夜带着四十个兄弟赶到五华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尘埃落定。

   此时的吴六奇还不是那个什么大力将军,也不是什么雪中铁丐,只是一个官府驿站的下岗驿卒,(嗯?他也是下岗驿卒?怎么明末的驿卒和元朝、明初的出家人一样,都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说好听点是乡间游侠儿,说的难听些便是流氓恶势力头子,每日里杀牛放赌,收取过路商贾的保护费、过路费。

   而且按照此人的历史本来面目发展下去的话,是妥妥的地方豪强、军阀、带路党外加汉奸,只不过拜某人的作品所赐,在他为了报答吴六奇对他家祖先的恩德而夹带的大量私货里,被打扮成了反清的骨干,还是天地会的红旗香主。最后被反清志士而误杀,其实,都是假的,此人可是死有哀荣,又是加太师头衔,又是赐祭。而且家族中也是子侄均有高官。

   哦,扯远了,还是回到原处吧!

   “廖家兄弟果然好手段!”

   吴六奇手提一条平日里用惯了的杆棒,见廖冬至一身不知是从哪里弄来的锦袍上满是鲜血,手中那柄三尺柴刀上大大小小满是缺口,想来这几日是不断拼杀所致。

   那日,当黄扒皮等人眼见得控制住了廖家众人的情绪和心理,并且马上占据了心理上的优势,准备大举反攻之时,情况却是急转之下。

   一阵急剧的咳嗽,从人群外传来,一个少年尖利清脆的声音穿透了厚重的人墙,“阿公,阿公!你的牙?”

   “不碍的!反正也是最后两颗牙了,被打掉了。以后就吃粥就是了。唉!也不知道以后我廖家是不是还有粥可以喝。”

   这话成了改变双方情绪天平的最重的一个砝码,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顶你个肺!”

  
花园里的清新美少女唯美治愈

   听到阿公连牙都被黄扒皮的爪牙打掉了,这份屈辱如何能够忍得下去?

   “打!”

   人群中一声发喊,数十人挥起手中的草叉、钉耙、木棒等物,没头没脑的朝着围在人群中的黄扒皮一行十余人打了过去。黄扒皮虽然虽然随行带着打手爪牙,也有腰刀匕首铁尺等物,但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如何施展得开?

   不消得一会儿。那殴打廖四公的打手,便在众人的重点照顾之下,被打得血肉模糊倒地身亡。

   “啊!打死人了?!”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人的情形在鲜血面前会有两种可能。一、鲜血使人变得冷静和恐惧,让事态迅速的冷却下来;二、鲜血令人变得越发的暴力和疯狂,使事态变得无法控制。

   而黄扒皮等人。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黄历。

   数十年来被压榨、欺侮积累下来的仇恨、怨气,使得廖家的男丁们在鲜血的刺激下,立刻如同见到了红布的公牛一般,暴戾、疯狂。

   “直娘贼的!反正也是打死了官府的人了!索性就一个都不留!杀!”

   廖冬至心里、口中就是这一句话。

   一声低沉的虎吼,手中的大柴刀立刻朝着一名随行的账房砍去。

   他的这柄柴刀是请镇上的铁匠用好铁特意打造,可谓是刀沉力猛,往日里在山上打柴。胳膊粗的树枝一刀过去立刻断为两截。今天用来砍人效果也是好的一塌糊涂。

   只一刀,那方才还在捻着老鼠胡子得意洋洋的账房,瘦长黄白的一张面皮便被柴刀的刀刃从额头到嘴角斜斜的一刀展开,血液、肉屑、皮肤组织里的不知名体液立刻喷溅的周围人一身一脸。

   那账房惨叫一声捂着脸倒地,被旁边的廖姓族人钉耙锄头草叉齐上,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堆肉泥。

   看得黄扒皮等人体似筛糠,浑身如同坠入冰窖之中,原来往日里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苦苦哀求的这些无知乡民尽然有如此强悍的力量!

   “老爷快走!”

   方才还威风凛凛的打手们见转眼之间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变成了地上的一滩肉泥,这才如梦方醒,护送着黄扒皮从人群中试图冲出去逃命。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边试图冲出去,一边还出言威胁。

   “你们这群客家佬!等着我们的!等我们到县里搬兵回来,一个个把你们都抓起来杀头、站笼子处死!”

   “把你们的老婆孩子都卖到窑子里去卖!去被千人骑万人压!”

   这样的话,无异于在怒气喷发的火山口里又投进了数十吨汽油和。将人们的情绪拨弄、激发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地步。

   从水塘旁到黄扒皮拴着骑来的那匹大青骡子的榕树不到二十步,但是在廖姓族人疯狂的攻击下,顷刻间已经倒下了七八个人,只剩下黄老爷和一名随从。

   那随从到底年轻些。几个箭步跑到树下,硬生生的将缰绳从树枝上拉了下来。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得黄老爷心中暗喜,“好个奴才,等老爷逃出去,一定提拔你做管家!”

   但是,这奴才的随后表现却是令人几乎疯狂。拉过骡子,快得令人无法看清他是怎么上的骡子背,狠狠的照着骡子的屁股来了一巴掌,那骡子吃疼不过,四蹄蹬开便朝前狂奔起来。

   “你个狗东西!你把老爷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黄扒皮眼睛里不知道流的是血还是泪。估计他已经顾不得了,就如同以前他不管别人眼睛里流的是血还是泪一样。

   “那跑!?”

   几个壮实的小伙子一把将他按到在地。

   “冬至哥,怎么处置这家伙?!”

   “那个家伙跑了!”有人惊呼一声,指着那骑着骡子已经跑出十几步的黄家奴才。

   “放心,跑不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吼叫了一声,随着吼声,一柄钉耙从人们的头顶掠过,一阵劲风刮得人脸有些疼痛。那耙子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耙头正正的落在了那奴才的后背上,巨大的钉齿深深的凿进了他的后背。一声还来不及完发出的呻吟声传来,那人已经伏倒在了骡子背上。

   “你个背主忘恩的杀才!好!杀得好!”见廖家人飞奔过去将那骡子牵了回来,捎带着将死尸搬回,已经被殴打的满脸都是鲜血的黄扒皮口中发出阵阵凄厉的笑声,仿佛夜枭鬼哭一般。

   顷刻间,随同他前来廖家收取钱粮的十一个人已经均告当场毙命,只留下了他一个人。

   “冬至哥!这家伙如何处置?!”

   眼下的廖冬至。俨然成为了这伙年轻汉子的领袖和主心骨。

   “妈的!这家伙不是要我们廖家好看嘛!老子先让他死,然后去黄家大屋,杀了他家!”

   “去!牵四条水牛来!”

   四条被廖家族精心喂养的水牛一个个俱都是膘肥毛亮,巨大的水牛角被摩挲的油光水滑,看得出,这是廖家人的命根子一般。

   “你要牵我家的牛。我就让我家里的牛牯送你上西天!”

   水牛们都套上了下地耕田时候的犁杖,只不过,今天将犁杖取了下来,把绳索都牢牢的拴束在了黄扒皮的手上、脚上。

   “这个,是谢谢你浮收我家两倍钱粮的!这个,是感谢你收火耗收到五钱银子的!这个,是感念你把谢家的一千多亩田地都飞洒到我家的!”

   一边往黄扒皮的手上、脚上拴着绳索。后生们一面连踢带骂的发泄着心中的仇恨。

   “四毛哥,那这个是什么?”

   一个半大小子举着一根绳子有些迟疑的看着廖四毛。

   “没什么了!就感谢他打了咱们阿公!等咱们收拾了他,就去他家,送整个黄家大屋的人上西天去见佛祖!”

   “诶!听说黄家的几个妹崽长得很乖哦!咱们要不要帮着疼一下?”

   被血腥刺激的两眼通红的人们大声交谈着丝毫不掩饰自己下一步将要进行的暴力活动。

   四条牛绳被拉的笔直,紧紧的拴在了黄扒皮的四肢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从围屋内跑了出来,手中举着一挂鞭炮,“四毛哥。冬至哥,这个,拴在牛尾巴上,就像唱戏先生说的那样,火牛阵!一下子就要了他的狗命!”

   “阿才!你个傻小子!这样不是太便宜他了?!”

   廖四毛数落了阿才几句,朝四下里挥了挥手,牵着牛的人们开始拉着牛绳缓慢的向前移动。慢的仿佛是在将吃饱喝足的牛只牵出来溜溜食一样。

   “冬至哥!冬至哥!不好了!”

   一个廖家的大脚妹子从围屋里气急败坏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阿公!阿公!”

   廖四公见儿孙们办了如此滔天大事,左右有些想不来,趁着儿孙们在外面大开杀戒。竟然悄悄的回到围龙屋里的祠堂上,解下了腰带在房梁上悬梁自尽。

   当廖冬至等人冲进祠堂,老人已经气绝身亡。

   祠堂的供桌上留下了老人的遗言。

   “已经犯了杀官的大罪了,要么就快点跑,要么就杀人放火受招安!”

   廖四公在生命的最后依旧为家族的传承指明了方向,要么,赶快逃了,免得官兵来了之后满门抄斩,断了祖宗香火;要么,就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走到官家不得不招安你的地步。

   “四毛!”

   眼下的廖冬至已经成了廖家的当家人。

   “冬至哥!”

   “你骑上这头骡子,赶快去梅县,到县城东门外的南昌元米号,到他们的后院找吴标,就说我让你去找他的。告诉他,老子廖家要在五华起事抗粮!他要是看大家都是客家人愿意来帮忙,我就和他大碗喝酒大块吃他娘的肉,大秤分金银!”

   在冬日的阳光下,禾坪上一摊摊鲜血和残肢碎肉显得那么的刺眼。

   正午时分,距离廖家祖屋二十里的嘉禾圩突然冒起了一个个火头,接着便是哭喊声,惨叫声,喊杀声不断,圩子中央的黄家大屋内,一个个男丁的身体被各式各样的武器或刺或砍,已经都不再是完整的了。

   几个黄家的女人哭喊着试图躲避男人的侵袭。但是在几个男人的围攻下已经是无路可逃。

   五开间的堂屋内,腰间插着刀的汉子们出出进进,将一箱箱的金银锭子、银元堆在房檐下,而南中通宝则是被人毫不顾忌的丢得满地都是。有人在比量着从箱子里翻出来的绸缎衣服是否合身,还问着旁边的人,我穿这身像不像财主?

   水磨青砖铺成的甬道旁边,几簇火堆正在热情将人们丢进去的一本本账册、契约、文书、钱粮簿子变成热能和光能。

   从谷仓里搬出来的一袋袋的稻谷被人们搬到了大门外。随意的堆在门前,就在石头狮子的两侧,架起来七八口大锅,锅里满是泛着花的热水,几口肥猪被宰杀之后迅速的开膛破肚,丢到锅里褪毛。

   一旁有人在那里高声的嚷嚷着。“吃大户喽!吃大户喽!”一边嚷,一边就把手中的一把把铜钱朝着街道上撒去。引得周围的人越聚越多。

   廖冬至也换上了一身从黄家抄出来的锦袍,显得颇有威严气度。

   手中却与服饰极为不相匹配的依旧握着那把大柴刀。

   “冬至哥!四乡里与咱家有亲戚的家人都送过话去了,有七八家表示不管,其余的人家都来了!兄弟们问下一步怎么打算?!”阿才充当了临时的通信兵的角色,仗着腿脚麻利,往来传递消息。

   “来了多少人?”因为兴奋、激动。或者是因为杀戮带给人的感官刺激,让廖冬至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沙哑。

   “怕不是有千把人了!?”

   “告诉外面的,赶快下米煮饭,大家吃饱喝足,去谢家!”

   十几年来,谢家圩的地主谢家,一直将自家的土地山林人丁银飞洒在各处客家人的头上,今天这笔账也是到了一个结算的时候了。

   这边正在说话。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廖家的一个子弟满嘴是血不住的吸着冷气在那里蹦跳着,口中含糊不清的指着一个女人大骂着。一边骂,一边用草叉的叉杆没头没脑的抽打着。

   “怎么回事?!”

   “冬至哥,十七哥和那女的亲嘴儿,不想被那女人咬了舌头,差点没把舌头给咬断了。”

   “没出息的东西!你裤裆里的那泡尿就那么着急出来?!”廖冬至朝着自己的十七弟没头没脑的一通臭骂,骂的捂着嘴咿呀不语的老十七实在忍不住了。开口为自己辩解。

   “冬至哥,您也别光是训斥我一个!那五哥进了黄家大屋啥事都没干,先是睡了黄扒皮的两个姨太太,跟着就把黄扒皮老娘供奉的一尊菩萨给抢走了。逼得老婆子登时就跳了井,也不见您说什么!?”

   “你!”廖冬至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十七弟的反驳。

   “冬至哥!冬至哥!”

   两个廖家的子弟兴冲冲的从后院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高高举起手中的物品让廖冬至去看。

   “我们在后面的跨院里发现了一间地窖,里面除了金银之绸缎外,就是这个了!”

   两个汉子手里拿着他们的发现成果,一柄绝户刀,一杆丧门枪的矛头,另外就是一具胸甲。

   “这是好东西啊!有了这玩意,咱们去谢家圩就省事了!有多少?!”

   “九哥带着兄弟们正在清点,大概是十几把刀,三十多根长矛,甲只有两副!不过,火药倒是有五六桶,就是没有找到火铳藏在哪里了!”

   听到这样的收获,虽然因为没有找到火铳而有些遗憾,但是廖冬至还是很满意的拍拍两个兄弟的肩膀,“不错!去告诉你们九哥,把这些东西搬出来,分给咱们兄弟,赶快吃饭,咱们好去谢家圩找姓谢的算账!”

   “好叻!”

   吃大户的百姓和前来黄家报复血仇的人们,在吃饱喝足之后,如同一股洪水一般涌向了数十里外的谢家圩。

   面对着圩子墙和墙上的人们,廖冬至清了清嗓子,朝着圩子墙上大声的喝喊着。

   “墙上的人听着,我们来谢家圩,不是来找大家伙的!我们廖家只是来找谢家的!要打冤家的,只管上来,要是不想自己死了婆娘改嫁的。就往后站!”

   圩子墙上衣着破旧晦暗的人们稍稍有了些波澜,随即,从墙上传来一阵喝骂之声,“少废话!我们听说了你们对黄家做的事情了!黄家和我谢家世代联姻交好,你们居然把他们一家都给毁了!几代人数十年的经营积蓄都化为泡影,你们还嫌不够?!”

   听这话语,廖冬至不问便知。这一定是谢家的头面人物,一般圩子里的普通居民,是不会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来的。“准备往圩子里灌吧!”

   他低声的向身边的人吩咐着。

   “冬至哥,放心,早就把那几桶火药都带来了!”

   “砰!”圩子墙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一名拿着火铳的寨丁朝圩子外开了一铳。顿时引发了一阵连锁反应,周围的火铳、小佛郎机、无敌将军炮都纷纷开火。一时间打得圩子墙下飞沙走石,好不热闹。

   那些来吃大户、倒地瓜的人们见状立刻如同大海退潮一般哭爹喊娘的向后奔去,留下了地上一地的破筐、烂草鞋。

   “冬至哥,咱们怎么办?!”

   几个廖家子弟围拢到他身边,急切的等着他拿主意。

   “怕个鸟!兄弟们!我问你们,这两天日子过得如何?”

   “爽得很!妈的。吃得是油,穿的是绸,看好了那个女人只管搂过来睡就是了!”

   “就是!比起以往可是舒服太多了!”

   几个人纷纷表现出对现在的生活状态的满足。

   “还记得阿公死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吗?”

   “记得,要么带着家人逃,逃得越远越好。要么就是杀人放火受招安!”

   “好!要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要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

   当第二天的朝阳从山尖上冒出来的时候,整个谢家圩已经被廖家和那些前来吃大户、倒地瓜的人们攻陷了。

   拜南中火药的威力。乘着夜色,廖家悄悄的在圩子墙的一处背景地方将火药填埋了进去,在这里进行了放迸。炸开了一个缺口,人们蜂拥而入。

   当吴六奇兄弟听完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大为赞叹,小说中的天地会红旗香主咧着嘴不住的表示着佩服。

   短短几天的时间,廖冬至已经从一个农家子弟。变成了一股变民头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让廖四毛有些不太敢认了。

   “四毛,谢家祠堂里关着他们家的女人,你去选一个。给自己暖被窝。这几天往来奔波,辛苦你了。”

   廖冬至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算是对四毛这几天跑梅县的奖励。

   “廖兄弟,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在谢家大院的花厅里,一桌水陆杂陈的酒席摆在这里,廖冬至、吴六奇、吴标、廖四毛等人在这里喝酒说话。

   “没什么打算,眼下四乡里都在抗粮抗税,我算是走得最远最早的一个,要是杀头的话,官府追究下来,肯定我是躲不过去的,索性就把抗粮抗税这个事情给他大搞起来,搞得越发的大,我的这颗脑袋反倒越是安稳!”

   “说的也是!我明天回梅县,也给他大搞一番!如今北方大乱,到处都是流贼流民饥民。咱们广东虽然好像好些,但是,却是丰收成灾谷贱伤农,四处的税吏又在狂征暴敛,什么辽饷练饷剿饷,正是你我兄弟建立一番功业的大好时机!”

   “不错,等吴大哥你那里起事之后,我这边就把这五华县的十几个镇子、圩子都给他拿下来!咱们也进县城,在大堂上打别人的板子,尝尝当大老爷的滋味!”

   廖冬至往嘴里猛地啁了一口酒,酒精的刺激使得他的脸上立刻显出一片嫣红。

   “不!”

   到底吴六奇是曾经游历过四方的人物,不但在官府里干过驿卒,而且还远到过江浙地区,见识要比廖冬至这个不久前还在山中耕种打柴的农家子弟强多了。

   “廖兄弟,你要想脖子上这颗人头待得久,待得稳,就莫要去打什么县城的主意,其余的什么圩子镇子随便你去占!”

   “这是为啥?”被酒精熏得眼睛发红的吴标很是不解的看着大哥。

   “占了县城,就等于是和官家正面作对了,他就必须要派兵来围剿你了。你觉得你能够扛得住官家吗?你打了县城,两广总督衙门的面子可就没有了!”

   “所以,我们只打劫镇子,绝不碰县城!只是抗粮抗税,绝不杀官造反!”

   注:倒地瓜,指的是那种跟在打家劫舍的匪伙后面捡拾一些别人不要的生活必需品的行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qidian阅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