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下架了

(19号是我生日,比较奔波的一天,也是第一次在国外过生日,然后一直在赶路,这章是在飞机上写完的,回到北京已经很晚了,吃完饭已经过了凌晨,明天开始更新就稳定了,欠的都会补回来)

秦升现在并不想知道这个所谓的父亲到底是什么身份背景,因为这些他迟早都会知道,他现在只想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因为他至今仍在怀疑这段时间的生活就是楚门的世界,一切都被人安排好了,因为很多事情让他觉得太过巧合和走狗屎运。特别是从九华山以后的事情,一切都或许被推翻重新定论。

秦长安缓缓坐在秦升的对面,心平气和的等待着秦升的质问,他会告诉秦升所有真相,绝不会隐瞒,也不会管秦升能不能承受。

一个男人必须经历足够的沉浮和大风大浪,才能彻底被锻炼出来,这样才能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八风不动,不乱阵脚。

所以,秦长安并不介意秦升知道真相后对他心存怨恨,或者至始至终都不会承认他这个父亲。因为他是秦升的父亲,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承不承认都无所谓,但他更重要的一个身份是秦家的掌舵者,而秦升则是秦家未来的接班人,所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秦升纵然比同龄人内心更加强大,但是在面对秦长安的时候还是有些底气不足,他思索良久才开口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的存在?”

这个问题很直接,秦升无非就是想知道他从什么时候找到他的,为什么迟迟不肯相认,又在这期间做过什么?所以秦长安好笑道“从你出生我就知道我有个儿子,所以我一直知道你的存在,只是后来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爷爷带你离开了这里。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而已,你爷爷可不是普通人物啊,他若想让谁失踪,没有几个人能够找到,何况他带着你本就是在躲避仇家。不过,我知道你想知道的不是这些事,而是我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让我想想啊”

秦长安说完开场白,然后故意买了个关子,秦升脸色很严肃,等着秦长安给出的答案。

“应该是你回西安前一个月吧,你在深圳做过一件事,和我那位曾经关系不错的朋友有了交集。他和我打小就认识,后来仕途受阻下海经商,如今在深圳也算是位人物吧。他觉得你和我年轻时很像,也知道我有位失散二十多年的儿子,很凑巧你也姓秦,所以就告诉了我。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以我的能量很容易查到你的下落,本来我根本报什么失望,但结果却让我震惊不已”秦长安将知道的过程如实给秦升阐述了遍,并没有夹杂任何的水分。

秦升听到这个结果,虽然早有猜测,但还是让他匪夷所思,他觉得可能是他到上海以后,秦长安才知道了他的存在,却没想到会提前这么久。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相认?”秦升回过神后质问道。

春天里的清新美少女

秦长安看眼窗外的积雪,轻笑道“你有你的世界,而我也有我的世界,想来你也知道,我的世界和大多数人不尽相同。如果冒然和你相认,先不说打破了你的生活轨迹,你是否能接受,突然让你进入我的世界,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扛得住这份压力。因为我和你失散二十多年了,我虽然是你的父亲,却根本不了解你,我不敢冒这个险,我得确定你是什么样的人?”

秦长安这番话让秦升多多少少有些感动,因为秦长安说的确实在理。秦升已经知道了秦长安很不简单,如果当初真的冒然相认,他还真的未必能扛得住这令人窒息的压力,两个世界完全毫无交集,更是天壤之别。普通人可能需要三代人的努力,才能从那个世界进入这个世界,而他或许需要一辈子。

“在厦门之前,你有没有见过我?”一个问题结束,秦升继续下一个问题。

秦长安招呼佣人进来给他倒了杯水,因为到了吃药的时间,公孙早早就在外面候着,让佣人把秦长安平日里要吃的药都送了进来。毕竟已经快到花甲之年,身体早已经大不如从来,必须得好好养生。

前前后后耽搁了几分钟,秦升一直都很有耐心的等着秦长安。

吃完药,等到佣人离开以后,秦长安这才回答秦升问题道“见过,第一次是在西安,也就是你回到西安的那天下午,终南山下老爷子的坟前。第二次是在上海,你住的那个小区门口,匆匆见了你一面”

秦长安如实回应,秦升听了以后却倍感压力,因为秦长安的答案接近了他的猜想,这让他有些恐慌。

所以秦升毫无征兆的开口道“韩国平和姜显邦都是你的人?”

秦长安哭笑不得的摇头道“不是,他们和我没有半点交集,你不用怀疑”

“那庄周肯定是你的人,你和他什么关系?”听到这句话,秦升心里踏实了不少,他没有质疑秦长安的话,毕竟韩国平是在游历那两年认识的,而姜显邦则是很小时候就认识,属于爷爷的关系,如果他们都是秦长安的人,那么秦长安就不会那么晚才找到他。可是,他们不是,但庄周不用怀疑,肯定是秦长安的人,毕竟庄周现在就在外面。

这个问题,秦长安知道秦升肯定会问,所以丝毫不意外,低声说道“怎么解释我和老庄的关系?我们算是朋友,也是兄弟,但是这份善缘是你爷爷结下的。老庄一直觉得他欠我们秦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这些年帮我做过很多事,我也有愧于他”

秦升没想到庄叔和秦家的关系这么复杂,但他现在不想去想这些事,而是继续问道“我想知道,谁还算是你的人?”

这个问题多少有些幼稚,看来最近的事情已经打乱秦升的基础判断能力了,让他开始否定以前发生的很多事情,内心还是太弱了,不够强大啊。

“上海没有,厦门也没有,杭州有的话,曹达算是吧,毕竟他是庄周介绍给你的,如果还有的话,那刘老头子算一个。他和陈家走的比较近,又知道些老爷子的事情,陈家派人过来询问我,我怕被人走漏风声,这才亲自去了趟杭州,封住了他的嘴,不然你以为最近艺术市场,他的画能被炒的那么高?”秦长安轻笑着说道,语气看起来很随意,特别是说到刘老的事情时,好像对他来说,这些事情根本微不足道。

随着秦长安的话,秦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真相正如他所想,他真的一直活在秦长安安排好的世界里,就像楚门的世界里面那位男主角。

但他还在克制着冲动,并没有就此发火,因为他还有问题要问,所以继续道“你对我了解的那么清楚,是不是我发生的所有事情你都知道,是不是一直派人在暗中监视着我?不然,在九华山的时候,庄叔又怎么在关键时刻救了我?”

秦长安知道父子之间第一次正式聊天的关键时候来了,但他对秦升不想隐瞒任何事情,纵然会让秦升怨恨,可能还会让秦升觉得有钱有势就能为所欲为,但他还真想告诉秦升,很多时候有钱有势还真能为所欲为,特别是对于那些大多数的普通人,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如果你觉得这是监视,那你就认为这是监视吧,但我觉得这应该算是对你的保护吧,不然也不会在九华山以及黄梅县的时候救了你。以你不自量力得罪的那些强大的仇家,要是普通人,不知道早已经死了多少次了”秦长安很是犀利的说道,可能太过直接,不在乎秦升的感受,但他说的就是事实,普通人谁会这么的不知死活,只是他站的角度并不同。

秦长安如此语气回答,秦升却根本不在意,因为他听到了关键的一个词,黄梅县。

他没想到他在黄梅县的危机,也是秦长安帮忙渡过的,这让他有些无法接受,因为这让他觉得他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一直需要别人帮忙才能渡过危机。以他的性格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因为这是对他赤裸裸的侮辱。

秦升咬牙切齿的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所谓的保护的?”

“你觉得呢?”秦长安反问道。

秦升思索片刻道“厦门,上海,还是西安?”

秦长安摇头苦笑,更是略显不屑,因为他觉得秦升应该已经猜到,所以回道“不,从我找到你那刻开始,你就再也没有脱离我的能力范围”

这个答案,彻底点燃了秦升压抑很久的怒火,他嘭的一声,弹地而起,直面秦长安道“为什么?”

秦升的愤怒根本无法威胁见惯风浪的秦长安,秦长安依旧淡定从容,除过最开始的时候有些紧张,这会的他心静如水。

他面带微笑的解释道“我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因为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根本毫无意义。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今天的良苦用心”

说完最后这句话,秦长安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不再理会被愤怒冲昏头脑的秦升,因为他觉得他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没心情应付秦升那些毫无意义的问题。

至于秦升能不能理解,他不在乎,因为他是秦长安……